欢迎光临 世界韩氏恳亲会 官网!
韩氏企业
名优产品
微站二维码 微信工作平台 韩门微商城 个人微信号
韩氏资讯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> 韩氏资讯
欣喜!安阳编剧创作历史剧《韩琦》
发布:hszq  浏览:121次 发布时间:2018-05-09 分享到:

  河南安阳滑县剧作家侯国政最新创作历史 剧《韩琦》,   希望得到恳亲会的帮助寻找剧团排演,以宣传一代名相韩琦为国为民的高尚品格,欢迎广大韩氏宗亲关注,多提宝贵意见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人物表

以人物出场先后为序

1、钱能

2、李将军

3、护卫队长

4、刘江

5、衙役

6、官差

7、校尉

8、韩琦

9、侍卫甲乙

10、王大人

11、朱二旦

12、宋神宗

13、王陶

14、钦差

15、灾民甲乙丙丁等

16、蒙面人甲乙丙丁等

 

 

 

第一场

[大幕启。

[北宋时期。

[在接近大名府的道路上,山高坡陡,森林茂密,赈灾车队迤逦而上.领队大旗书写“赈灾”二字。

       [李将军、护卫队长、押车人员等匆匆而下。钱能等蒙面人上。

钱  能  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。要从此路过,留下买路财。不听老爷劝,管杀不管埋。弟兄们!

众  人  (合)在!

钱  能  赈灾车队即刻就到,所有粮饷一举拿下。立功者奖,后退者格杀勿论!

众  人  (合)遵命!

钱  能  隐蔽!

众  人  (合)是。(众人全部趴下,李将军带领车队上)

李将军  (唱)马不停蹄往前赶,

              山高林密路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       前去救灾如救火,

              千难万险只等闲。

护卫队长  李将军,天色将晚、山高坡陡、森林茂密、道路曲折。听说此地是劫匪经常出没之地,万一发生意外,后果不堪设想啊!不如就地宿营,明日早行。

李将军  清平世界,朗朗乾坤,哪个剪径的小毛贼如此大胆,竟敢抢劫赈灾粮饷。

护卫队长  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李将军  哈!哈!哈!即是真有劫匪,有何惧哉?来一个,我打翻一个,来两个,打翻一双,你们只管捆翻,到知府衙门邀功请赏。

       [钱能等众人一跃而起。

钱  能  站住!快把车辆放下,放尔等一条生路,如执迷不悟,让尔等刀下做鬼。

李将军  (李将军等众人吃了一惊)尔等乃是何人,竟敢抢劫朝廷的赈灾粮饷?

钱  能  哈!哈!哈!既是皇上押车护送,也要把车辆全部留下。

李将军  你们死到临头,尚执迷不悟,休想逃,吃我一枪。

[两军混战在一起,蒙面人非死即伤,部分落荒而逃,钱能被生擒活捉。

钱  能  哎呀!老爷饶命!老爷饶命!

李将军  我看你们一伙不像是落草为寇的强人,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大胆?

钱  能  我们是穷苦百姓,因遭到大地震乞求活命,被迫不得已吓唬过往客人,其实是蚂蚱打喷嚏,吓唬割草嘞!

李将军  你们为什么会知道赈灾车队从此而过?

钱  能  老爷,我们只是偶然遇到。

李将军  哼!恐怕不会如此简单吧?

钱  能  我如果有半句谎言,愿以项上人头当球踢。我死不足惜,我家尚有70多岁的老娘啊!她如何活下去呀!(假哭)

李将军  押下去!让知府大人发落吧。

[在钱能暗笑中切光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二场

[光复明。

[刘江知府。

[刘江、衙役、武士甲、乙上。

刘  江  (唱)刘江我大名府主政三年,

如今要离任去京城为官。

想不到大名府强烈地震,

河决口洪水发灾祸连天。

灾民们四处逃亡人稀路断,

想赈灾国库亏空作了大难。

加特急求朝廷调拨粮饷,

保鸟抄早升迁渡过这一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[李将军,护卫队长上。

李将军  刘大人,赈灾粮饷抵达本府,请过目。(将清单递给刘江)

刘  江  (大惊)啊!辛苦啦!辛苦啦!(接过清单签过字后递给李将军)真是雪中送炭也!

李将军  (接过清单)刘大人,本车队行至良乡森林密处,遭到劫匪抢劫,现抓住匪首一人,请刘大人发落。

刘  江  (故作震怒)啊!什么人如此胆大,竟敢抢劫赈灾粮饷,这还了得,押上来!

        [护卫队长押着钱能上。

护卫队长  刘大人,正是此人带领众匪徒拦路抢劫。

刘  江  (恶狠狠的)你知罪吗?

钱  能  大人息怒,小人罪该万死!实在是生活所迫,不曾干过伤天害理之事,请大人明察!

刘  江  人脏惧在,还明察个鸟!

钱  能  小人知罪,看在我们是灾民的份上,只求大人从轻发落。

李将军  刘大人,我看此人瞪着一双贼眼,不是好鸟,务必严加审讯,挖出全部同党,从严治罪。

刘  江  李将军务必放心,本官严惩不贷,除恶务尽。并为你向朝廷记功。

李将军  谢大人。

刘  江  李将军一路劳顿,力抓匪徒,能把赈灾粮饷安全送往本府,万民之大幸也!我为诸位接风洗尘。

李将军  刘大人,我们急于回京面圣,抓紧办理交接手续吧。

刘  江  你陪同李将军办理交接手续,不得有误。

衙  役 遵命。 李将军,请吧。

李将军  请。

刘  江  李将军,我即刻提审匪首,恕不远送。

李将军  多谢大人。

[李将军、衙役下。

[刘江狠狠打了钱能两耳光。

刘  江  (唱)想不到你是个大草包,

事情办得这样糟。

眼看大祸要临头,

不如将你下阴曹。

(白)留你何用?

钱  能  刘大人,饶命啊,饶命啊!

(跪下)

刘  江  你险些坏我的大事。

钱  能  李将军那厮太厉害了,小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刘  江  也罢。留你狗命,将功补过。(为钱能松绑)

钱  能  谢大人不杀之恩。

刘  江  你快去把全部参与抢劫赈灾粮饷之人召集过来,我要训话。

钱  能   遵命。(下)

刘  江   (唱)钦差大臣即刻到。

               我心里乱如一团毛。

               粮食亏空怎弥补,

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抢劫粮饷罪难逃。

               这些都是惊天案,

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东窗事发命难保。

        [钱能衙役领众士兵上。

刘  江  你们都是我的心腹爱将。为给你们发放粮饷,造成国库亏空,我本想以赈灾粮饷弥补,结果弄巧成拙,如被查实,如何是好?

钱  能  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谁也逃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    [众人大惊失色

衙  役  咱们是一埙俱埙,一荣俱荣。

士  兵  刘大人 ,你快想想办法吧。

刘  江  我想不如坐以待毙。

众  人 (合)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啊!

钱  能  我倒有一条万全之策,尔等肯干吗?

众  人  (合)一切听从刘大人吩咐。

刘  江  在粮食下面多掺些沙子、黄土、石头、稻草,在钦差大臣到来之前,务必完成任务。

众  人  (合)遵命。

刘  江  另外,抢劫赈灾粮饷现已惊动朝廷,皇上十分震怒,下旨务必要把全部匪徒捉拿归案,你们都是抢劫要犯,心里一定十分清楚。

众  人 (合)请刘大人为小的们指出一条生路,便是小的们再生的爹娘。

刘  江  你们是自首呢,还是找替身呢。

众  人  (合)当然要找替死鬼了。

刘  江  好,对全城所有富户限期交粮交款,如有不从,以劫匪之罪论处。

众  人  (合)刘大人高见,小的们如拨云见日一般。

刘  江  钦差大臣即刻到达,万分火急。如果行动迟缓,被钦差大臣识破,你们尔等谁也难逃罪责。钱能带领人马抓捕要犯。(指衙役)你带领人马往粮库里埋沙土、石子、稻草,动作要快,兵分两路,不得有误,违命者格杀勿论。

众  人  (合)遵命。

          [ 切光。

          [光复明。

          [钱能带领众士兵若干上。

钱  能  (唱)贼喊捉贼抓劫匪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我本是劫匪去抓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一石三鸟计谋高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多找几个替死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卢员外在当地是首富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定让他拿钱来赎罪。

        (白)卢员外,快开门。

         (卢员外上)

卢员外  (茫然不知)你们是……

钱  能  我们是刘知府手下的官差。

卢员外  失敬,失敬!不知官差大人有何贵干?

钱  能  奉刘大人钧旨,抓捕抢劫粮饷的要犯。

卢员外  小人一向安分守己,做事谨慎,消息蔽塞,实不知竟有这样胆大的狂徒。

钱  能  卢员外,本官对你的情况一清二楚,难道抵赖不成。

卢员外  (吃惊地)证据何在?

钱  能  人脏俱在!

卢员外  何以见得?

钱  能  (吞吞吐吐)你现有万贯家业,吃的肥头大耳,铁证如山,怎敢狡辩。

卢员外  官差大人,你不是开玩笑吧。

钱  能  哼!开玩笑的是你。

卢员外  你要怎么着?

钱  能  拿钱赎罪。

卢员外  我何罪之有?

钱  能  抢劫皇粮。

卢员外  何人作证?

钱  能  我能作证。

卢员外  你血口喷人。

钱  能  你竟敢顶撞本官,拿下!

        [众士兵将卢员外捆翻在地。

卢员外  我冤枉,冤枉啊!

钱  能  带走!

卢员外  我要控告你们!

钱  能  知府大门为你敞开,好进不好出。

        (卢夫人哭哭啼啼上)

卢夫人  (向前阻拦)俺犯了啥法?你们为什么凭空抓人?

钱  能  一并带走!

众  人  (合)是!

         [将卢夫人捆翻在地。

钱  能  只要是富户,一个不得放过,继续抓捕。

         [钱能带领众人下,衙役带领士兵背着沙袋、稻草匆匆而上。

衙  役  弟兄们,再加把劲,一定赶在钦差大臣到来之前完成任务。

众  人  (合)遵命。

 

 

第三场

[光复明。

[韩琦、侍卫、校尉上。

韩  琦  (唱)奉圣命赴灾区日夜兼程,

巧化妆查实情轻车简从。

一路上细思考赈灾方案,

蒙圣恩救黎民不辱使命。

抬望眼满目凄凉惨不忍睹,

设粥棚救灾民水火之中。

(刘江上)

刘  江  (吃惊地)卑职不知韩大人很快到达本府,迎接来迟,望乞赎罪。

韩  琦  刘大人,不必多礼,这次皇上派下臣前来赈灾,一切还望刘大人协助。

刘  江  卑职定要鼎力相助,尽职尽责,一切听从韩大人的安排就是。

韩  琦  谢大人。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一路劳顿辛苦,卑职为韩大人接风洗尘。

韩  琦  能填饱肚子即可,不必破费。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初来乍到,怎能如此冷淡,不恭不敬,来人上菜。

[两位  女子端着盘子上,倒茶。

韩  琦  刘大人,老百姓都到了人吃人的地步,这桌酒席能吃得下去吗?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说的极是,我要尽地主之谊,下不为例。

韩  琦  把酒席撤了吧。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,何必这般认真计较?

韩  琦  常言道,江山易改,秉性难移,刘大人莫要见怪。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一心为民,情操高尚,卑人佩服,佩服。

[二女子将酒席撤下。

韩  琦  李校尉。

校  尉  小的在。

韩  琦  你陪同刘大人前去清点粮库,速设粥棚。

刘  江  (一惊)啊!韩大人,您一路劳顿,休息一下,明天不迟。

韩  琦  赈灾如此繁重,怎能安然酣睡?

刘  江  我一心为韩大人着想。

韩  琦  还是为灾民着想为好,快去查点粮库。

校  尉  刘大人,请吧!

刘  江  请。

[校尉、刘江下。

韩  琦  (唱)面对着美味佳肴心沉重,

想起了饥饿挣扎的众百姓。

真可谓朱门酒肉臭,

路有死骨无人问津。

一方土地两重天,

一样社会两处境。

设宴款待要对我暗送人情,

拉下水同流合污心知肚明。

救灾民设粥棚救人要紧,

赈灾过后这本账一定算清。

[校尉、刘江上。

校  尉  韩大人,经盘查,各个国库完好无损,特向韩大人复命。

韩  琦  刘大人镇守有方,赈灾过后,我一定奏请皇上。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过奖了。

韩  琦  抓紧广设置粥棚。

[光复明,

[招牌:粥棚,饭锅旁,众灾民等着领饭,韩琦等人肩扛着粮袋一个个列队而上。韩琦突然一个趔趄  ,险些摔倒,被侍卫乙急忙搀扶起来。

侍卫甲  韩大人,你怎么啦?

韩  琦  (忍着剧疼)没什么。

      (走到灾民面前)乡亲们不要拥挤,每人都有一份,饭食虽说不好,但一定让大家吃饱。

灾民甲  托韩大人的福,我们得救了。

韩  琦  不是托我的福,而是托朝廷的福,托皇上的福啊!

灾民乙  韩大人真是俺的救命恩人啊。

韩  琦  乡亲们,吃过饭,都不要走,按照统计的土地面积发放种子,抢耕抢种,战胜灾难,千万不可误了农时。

众  人  (合)战胜灾难,夺取丰收!战胜灾难,夺取丰收!

韩  琦  乡亲们,到仓库领种子去,同时,家家户户都按人口多少要分赈灾粮一份。

        [幕后大合唱。

              一心为民父母官,

              永和百姓心相连。

              铁骨铮铮担道义,

              拯救百姓脱苦难。

       [众人下。

韩  琦  (接唱)百姓疾苦记心间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众志成城渡难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灾民安危系一身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不负头上一片天。

         [众人背着粮袋上。

众  人  (接唱)袋袋食粮往家搬,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巧似雪中来送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万民感谢韩大人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家家户户笑开颜。

          [众人下。

韩  琦  (接唱)赈灾粮款送温暖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皇恩浩荡大无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家家户户搬运忙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稳定民心保江山。

         [众人手持农具上。

众  人  (接唱)废墟之上建家园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万众一心迎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抢耕抢种家家忙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力争夺取丰收年。

         [众人下,校尉上。

校  尉  禀韩大人,遵照您的吩咐,迄今河北地区有120万百姓得到了赈灾救济,有36万饥民得救。8000多亩土地种上庄稼,建设房屋12000多间,大部分灾民返到了家乡,秩序稳定。

韩  琦  下一步应带领百姓疏通河道,广栽树木。

校  尉  我马上安排去办。

韩  琦  辽国早对我大名府虎视眈眈,狼子野心由来已久,我们应抓紧修建城墙防御,训练军队。前不久,我派王大人出使辽国,通融两国友好,实防辽国乘虚而入。大名府一旦陷落,危及京师,我大宋江山岌岌可危。皇上最担心地也是大名府的安危啊,可是,王大人至今音信皆无,我心犹如焚。

(王大人上)

王大人  韩大人,王某叩见韩大人。

韩  琦  快快请起,快快请起。王大人劳顿辛苦了,辽国情况如何?

王大人  辽太宗在朝中某些大臣的挑拨纵容下,本有对我大名府乘虚而入的念头,但听说您镇守边关是钦差大臣,立即表示通融和好。并赠送您一匹宝马良驹。

韩  琦  王大人,你为我大宋江山立下汗马功劳,不但保持了边境的安宁,也使两国百姓免受战争之灾,功不可没,一定向朝廷为你报功。

王大人  谢大人。

[校尉上

校  尉  韩大人,下剩赈灾存粮不多,粥棚告急。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,抓紧奏禀朝廷。

校  尉  时间来不及了

韩  琦  打开国库,放粮赈灾。

刘  江  使不得。万万使不得。

韩  琦  噢,为什么?

刘  江  这些存粮,是军粮,军饷啊!

韩  琦  人命关天啊。

刘  江 (自言自语)保我的命要紧。

韩  琦 (唱)为啥粮库不让动,

             肯定里面有隐情。

刘  江  (接唱)动用国库我心惊,

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  石头黄土露原型。

韩  琦  (接唱)灾民马上要断粮,

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 难道要喝西北风。

刘  江  (接唱)不管灾民死与生,

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  我要一心来保命。

韩  琦  (接唱)今天务必开粮仓,

            不管东西南北风。

     (白)你立即组织人马,开仓放粮。

校  尉  是。(下)

刘  江 (着急地)这是在扰乱军心啊。是杀头之罪。

韩  琦   为了几十万灾民的生命安全,我承担一切。

(校尉持布袋急上)

校  尉  韩大人,粮食下面全是黄土,沙石,稻草。

韩  琦 (大惊)啊,全是黄土,稻草?

校  尉  是。

韩  琦  刘江,怎么回事?

刘  江  (吓得面如灰土)这,,,,,,我一概不知,一定是监守自盗吧,与卑职无关。

韩  琦  难道你能脱了干系?

刘  江  卑职失察。

韩  琦  (痛心疾首)几十万灾民的吃饭问题如何解决。如何解决啊。

       [切光。

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  

 

          第四场

[光复明。

[韩琦上。

韩  琦  (唱)连日来我心情格外沉重,

              愧对于大名府黎民白姓。

              原希望赈灾粮用完再动粮库,

不料想粮库被全部掏空。

              向皇上参奏难以顾及,

              当务之急筹备粮饷粥棚急用。

          (刘江背袋上)  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,卑职向你谢罪来了。

韩  琦  现在不是追查责任的时候,筹粮要紧。

刘  江  是啊,某些人弄虚作假,鄙职失职啊。

韩  琦  以后再说吧。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,你是大学问家,对鉴宝很内行,你看看这个玉盏真假如何?

韩  琦  我哪有这个心事啊!

刘  江  看看吧。

韩  琦  (吃惊地)这可是珍宝啊!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,如果感兴趣,赠送给你吧。

韩  琦  这是你的心爱之物,你就收起来吧。谢谢你的一片好心,我不感兴趣。

刘  江  你对这个感兴趣吗?

       (掏出释迦牟尼金像)

韩  琦 (吃惊地) 刘大人,此乃稀世珍宝,你快快收起。

刘  江  还是放下吧,何必这样认真?

韩  琦  你再不走,我喊人了!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高风亮节,佩服,佩服。(自言自语)哼!鹿死谁手,尚难预料。

         (恶狠狠下)

 [光复明。

 [刘江,钱能上。

刘  江  (唱)看起来有一场生死恶战,

              剑出鞘箭上弦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          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,

              定要把韩琦送上西天。

(白)钱能。

钱  能 小人在。

刘  江  我和韩琦水火难容,我不提前动手,必为他擒。

钱  能  宰了他。

刘  江  让何人执行?

钱  能  有位朋友,职业杀手。

刘  江  手段如何?

钱  能  天下第一杀手。

刘  江  是否可靠?

钱  能  江湖义气。

刘  江  价钱多少?

钱  能  他是只认银子不认人。

刘  江  快把他找来。

钱  能  遵命。(欲下)

刘  江  慢,你今晚务必将152名匪徒全部处死,不得留下一个活口,事成之后,连升三级。

钱  能  小人愿为大人赴汤蹈火,肝脑涂地。

刘  江  你们分头行动。让他速来见我。

钱  能  遵命。(下)

刘  江  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

       (钱能领朱二旦上)

钱  能  刘大人,这是江湖上第一条好汉。(刘江示意钱能退下,钱能会意)

朱二旦  朱二旦叩见大人。

刘  江  壮士快快请起,钱能在我面前竭力举荐,你果然一表非俗,寒气逼人。

朱二旦  大人过奖了,我乃一介武夫,没有什么能耐。

刘  江  韩琦是我冤家对头,你都知道了,你需要多少银子,开个价。

朱二旦  刘大人,韩琦是朝廷重臣,又是钦差,费一般人物,100两黄金足矣!

刘  江  给你150两,先付你50两定金,事成之后,定有重赏。

朱二旦  只100两足矣,不必刘大人破费。如果完不成任务,提头来见。

刘  江  真义士也!不过,他手下看守甚严,不可轻敌。

朱二旦  量韩琦项上几颗人头?

刘  江    只一颗人头。

朱二旦  我以为三头六臂呢。

刘  江  不可大意,他手下护卫都是武林高手。

朱二旦  你有所不知,小人在万马丛中取万人之首,如探囊取物一般。

刘  江  (一语双关)壮哉!义士,我还有一块心病你可医治吗。恐怕你不肯为我医治。坏我的大事。

朱二旦 江湖上的规矩我是信守的。

刘  江   (大喜)壮哉!果然名不虚传。

刘  江  你和钱能的关系如何?

朱二旦  (暗惊)莫论关系,小人只认钱,不认人。

刘  江  好,钱能他今晚要对152名匪徒执行死刑,你趁我为他庆功之际,把他干掉。

朱二旦  对朋友大开杀戒,坏我们江湖上的规矩。

刘  江  你不是只认银子不认人吗?

朱二旦  (自言自语)钱能也不是好鸟,留之无益。刘大人,只是怕你不肯开价。

刘  江  不用你担心。

朱二旦  同样价钱100两黄金。

刘  江  给你150两,共计300两,定金100两。

朱二旦  言必信,行必果。

刘  江  (将黄金交与朱二旦)祝你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[切光。

第五场


[光复明。

[侍卫打盹,朱二旦上。

朱二旦  (唱)朱二旦我杀人不眨眼,

多少条人命难计算。

从来没有失过手,

杀人当成游戏玩。

韩大人千万别怪我,

明年是你一周年。

现在动手为时早,

停会儿送你上西天。

[隐藏暗处,韩琦上。

韩  琦  (唱)连日来抗震救灾彻夜难眠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众百姓受饥寒心神不安。

为救灾与灾民同甘共苦,

为救灾与灾民打成一片。

为救灾与灾民同舟共济,

为救灾与灾民血脉相连。

实可恨刘江他贪得无厌,

赈灾粮他竟敢抢劫侵占。

送国宝企图把我来收买,

我料想他肯定于心不甘。

朱二旦   (恶狠狠地)没你的鸟兴,马上送你上西天。

韩  琦  小伙子,小伙子,醒一醒,醒一醒。

侍  卫  (从梦中惊醒,吓得赶忙下跪)韩大人,小的该死,小的该死!对不起您……

朱二旦   该死的是韩琦,你还不够档次。

韩  琦  唉!看把你吓成啥样啊?快起来去床上睡觉吧。

朱二旦  什么武林高手,饭桶、草包而已!

侍  卫  这可不行,让侍卫长知道了,小的挨打挨鞭子不说,还不开除我!

朱二旦  (冷笑)哼!胆小鬼也配当侍卫。

韩  琦  我这颗人头不值钱,没有人敢杀我,快去睡吧。

侍  卫  这可不行。

朱二旦  哼,太不自量了,我敢杀你一万次。

韩  琦  放心吧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你快去给我随便弄点吃的。

侍  卫  行,行,行……,小的马上通知伙夫给大人做。

韩  琦  唉!不好,不好!怎么因为我,深更半夜的打扰别人。

朱二旦  听对话也不象脏官啊。

侍  卫  那大人吃什么?要不我敲开店铺门买点吃的?

韩  琦  不好,不好,开饭店的也是人,怎好打扰他人?有个剩窝头胡乱吃几口足矣!

朱二旦  我以为他每天都是山珍海味呢,还没有我的生活好,看来他真是一位好官啊!

侍  卫  小的那里确实还有个干馒头,我给大人拿来。

韩  琦  好!好!顺便来点水,热凉都行。

侍  卫  韩大人,你也太俭朴了,我于心不忍啊。

韩  琦  (唱)眼见得众百姓饥荒之中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挖野菜啃树皮维持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休看我粗茶淡饭如此俭朴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比起那众灾民也是万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休笑我生活居住如此简陋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比起那众灾民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为什么对百姓如此关爱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百姓和我们血脉相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百姓供我们吃和穿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百姓供我们住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百姓是我们的姐妹弟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百姓是我们的审判官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百姓是我们心中的一杆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离开他们将成为无本之木,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离开他们我们会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百姓的利益大如天,

抗震救灾此重任牢记心中。

朱二旦  (接唱)他二人的对话听的分明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不由我双手颤抖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想不到韩大人爱民如子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受感染我对他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我一生杀人如麻从不眨眼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如今我手中屠刀再难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尽管是天赐良机难下毒手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是天地良心把我唤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为贪财杀害他禽兽何如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为贪财杀害他天理难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为贪财杀害他愧对百姓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为贪财杀害他千古骂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想从前我家蒙冤家灭九族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因幼小虎口中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这都是狗贪官栽赃陷害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一家人几十口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恨贪官恨社会仇恨一切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仇恨的种子我深深埋在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深感到天下乌鸦一般黑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不料想韩大人是百姓的大救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撕下面纱我向他磕头谢罪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放下屠刀乞求他对我宽容。

朱二旦  (撕下假面具,跪下)韩大人!请治罪。

韩  琦  (大惊)你是……

朱二旦  (声泪俱下)韩大人,我是朱二旦,是刘大人拿出150两黄金雇佣我来杀你的。刚才您和侍卫的对话,我听的一清二楚!像您这样的大好人,我怎忍心伤害您啊!!我若害您,天理难容!

(连连叩头,泣不成声)

韩  琦  壮士,起来,起来,你没有罪。相反,你是一个良心未泯的人,我不但不怪罪你,还要感谢你呀!

朱二旦  大人如此说,小的无地自容啊!

韩  琦  你把暗杀我的经过写下来。

朱二旦  我甘愿立功赎罪。另外,我再向你透露一个惊天秘密,今晚刘江要采取行动,派钱能要将狱中152名无辜百姓以劫匪之罪全部处死,而后让我将钱能杀人灭口。

韩  琦 (大惊)啊,消息可靠?

朱二旦  绝对可靠。

韩琦    你快去,快去,千万不能让152颗人头落地。让钱能前来自首,将功赎罪,我一定会保证他的人身安全。

朱二旦  我去也!

韩  琦  (一拳恨恨地砸在桌子上)

(唱)刘江他心狠手辣罪恶滔天,

掩罪证 杀人灭口作恶多端。

若不是朱二旦良心发现,

我将要残遭毒手命归黄泉。

俺二人要有一场凶杀恶战,

最担心刘太后撑腰护短。

他一家是当朝皇亲国戚,

他父亲是王爷权势熏天。

万一我证据不力反咬一口,

我一家性命难保无力回天。

(音乐大作来回踱步思考)不能再犹豫了。

(接唱)决不能对刘江心慈手软,

决不能让他继续犯上作乱。

决不能任其横行求自保,

决不能向他低头把腰弯。

天塌下来双手擎,

千难万险无阻拦。

惊涛骇浪无所惧,

一身正气一身胆。

我定要把他送上断头台,

我定要救灾民水火于倒悬。

我定要扶正祛邪秉正义,

定要把他捉拿归案。

        [侍卫、甲、乙校尉上。

韩  琦 (目视侍卫甲)刘江为了逃脱责罚,派出杀手,对我暗杀未遂,我再不动手,必为他害,你趁他毫无防备之际,立即带人抓捕刘江,不得有误!万一有个闪失,我命休矣!

侍卫甲  遵命。

韩  琦  刘江不是等闲之辈,一定要干净利索!

侍卫甲  小人谨记在心,我对他早已恨之入骨,完不成任务,提头来见!

韩  琦  谨慎行事。

侍卫甲  韩大人尽管放心。

[切光。

[光复明。

[钱能,众武士杀气腾腾解押一批无辜百姓被堵着嘴上。

钱  能  (假传圣旨)尔等跪下听旨:大胆匪徒,竟敢抢劫赈灾粮饷,实属罪大恶极,统统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   [众人不服,只能发出痛苦,无奈,惊恐的呜呜声。

钱  能  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一周年。

武  士  午时已到。

钱  能  开刀问斩。

[众武士挥起屠刀,在千钧一发之际,朱二旦急上。

朱二旦  刀下留人!

[众人大吃一惊。

钱  能  兄弟,你怎么来了。

朱二旦  我救你来了。

钱  能  (大惊)从何说起?

朱二旦  快把人放下!快放下!

钱  能  为什么?

朱二旦  你们行刑之后,下一个就是你!

[众人大惊。

钱  能  (疑惑不解地)你是不是想救下这152名匪徒,阻拦不成?

朱二旦  此言差矣!(耳语一阵)

钱  能  (大惊)啊,我对他忠心耿耿,他怎能对我冷酷无情,背恩负义?

朱二旦  你还执迷不悟啊,这是他给我的100两黄金,要我对你杀人灭口。你该信了吧?

钱  能 (大怒)想不到刘江这个王八蛋竟如此狠毒,我若不亲手宰了他,难解我心头之恨!

朱二旦  你是知法度的人,以国法处置他吧。

钱  能  他一 手遮天,怎能扳动得他?

朱二旦  你何不向韩大人禀明真情?

钱  能 (吃惊地)韩大人没死?

朱二旦  这样的好官不忍心加害于他。

钱  能   就怕韩大人对我难以容下。

朱二旦  韩大人向我明言,只要能保证152名无辜百姓的生命安全,向韩大人自首,可将功赎罪!

钱  能  好,诸位听清,本官受钦差大臣韩琦的钧旨,立即放你们回家!快回家团聚吧。

众  人  (哭喊)谢韩大人救命之恩。

 [切光。

[光复明。

[韩琦,侍卫,校尉上。

韩  琦  (来回踱步)刘江万一有所准备,后果难以预料啊!

(钱能上)

钱  能  (跪下)韩大人,我向您自首来了,请治罪。

韩  琦  (惊喜)快快请起,你能对152名无辜百姓不予杀害,功不可没。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,我罪孽深重,愿悔过自新,重新做人,愿当面作证。

韩  琦  好!你一定要大胆揭露。

钱  能  是。(下)   

[侍卫解押着被五花大绑的刘江上。

刘  江  (立而不跪)韩琦,你胆大狂徒,我乃皇亲国戚,朝廷命官,我父亲是王爷,你竟敢对我如此无礼,岂能饶你!劝你立即把我放了,我在太后面前,尽力保你,免你灭顶之灾!

韩  琦  (大怒)给我跪下,掌嘴!

侍  卫  (强行按倒,左右开弓,打的刘江鼻孔穿血)放老实些!

韩  琦  你派人暗杀朝廷钦差大臣,该当何罪?

刘  江  证据何在?

韩  琦  带证人。

(朱二旦上)

韩  琦  刘江,你看一看他是何人?

刘  江  (暗惊)我根本就不认识此人。

朱二旦  刘大人,你劝你从实招来,免受皮肉之苦。

韩  琦  刘江,你还有何说?

刘  江  陷害,陷害呀!

韩  琦  难道他是瞎编的不成?

刘  江  他血口喷人,你靠金钱收买的人证,岂能成立?

韩  琦  你为了弥补国库的亏空,派人冒充劫匪,抢劫赈灾之粮,有何辩解?

刘  江  证据何在?证据何在?

韩  琦  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到黄河不死心啊!你抬起头来,看看他是何人?

(钱能上)

刘  江  (吓得瘫痪在地)啊,韩大人,韩大人,饶命啊,饶命啊!我招,我招,我全招了,放我一条生路吧,看在刘太后和我爹是王爷的份上,一定放我一条生路啊!求你啦,求你啦!

韩  琦  你不是冤枉吗?

刘  江  卑职罪该万死。钱能,我想不到你为何出卖我。我对你不薄啊!

钱  能  你过河拆桥,杀人灭口,如何不薄?

刘  江  完了,完了。墙倒众人推也!

韩  琦  你作恶多端,天怒人怨,众百姓恨不得食汝肉,喝汝血!怎说是墙倒众人推也!

刘  江  韩大人,咱俩近日无冤,远日无仇,乞求韩大人手下留情,卑职必当后报。

韩  琦  念你是皇亲国戚,拟定凌迟处死,抄没一切财产,全部救济灾民。押下去!

[武士押刘江下。

       (钦差急上)

钦  差  韩大人,圣旨到。

韩  琦   臣接旨。

官  差  (念)奉天承运皇帝诏曰  韩琦在地方和朝廷为官多年,每到一处,勤政爱民,功勋卓著,深受百姓爱戴,实乃国家之栋梁,治世之能臣,百姓之大幸,相位虚位以待,韩琦接到圣旨。立即返京就任,钦此。

韩  琦  谢皇上,吾皇万岁,万万岁。

       (唱)轻车简从离大名,

             莫把百姓来惊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感恩皇上和厚土,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复命交旨赴汴京。

       [众灾民提礼物上。

众  人  (合)韩大人,送你来啦

韩  琦  谢谢,乡亲们,谢谢你们的深情厚意。

灾民甲 (哭诉)韩大人,您好不容把刘江这个大老虎拿下了,刚过上好日子,您就离开我们。

韩  琦  圣命难违啊。

众  人  (将礼物呈上)韩大人,这是我们的心意。

韩  琦  心意留下,礼物拿走。

众  人  (合)乡亲们,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。再见了,乡亲们。

(边挥手致意边下)

众  人  (哭喊)一路保重。

[切光。

第六场

[光复明。

屏幕上显示以下内容:韩琦已历任仁宗、英宗、神宗三朝宰相,其封爵荣誉达到峰巅。

[宋神宗、太监、宫女、王陶、韩琦上。

宋神宗  (唱)神宗我在龙位转眼两年,

多亏那韩爱卿忧愁分担。

他多次写辞呈告老还乡,

朕怎能舍得他远离身边。

他已是三朝元老顾命大臣,

在朝中德高望重无人比攀。

朕对他准备再次封赏,

但愿他为朕抗鼎永在身边。

韩  琦  (接唱)臣感到力不从心步履维难,

谢皇上他对臣下恩重如山。

臣多次写辞请圣上不许,

一次次封爵位再次加官。

现已是权利荣誉达到峰巅,

每一次升迁一次不安。

万不可官位权势永远留恋,

应看到高出不胜寒。

写辞请告老还乡心已定,

盼之盼在相州安度晚年。

(官差急上)

官  差  皇上,并洲告急,西夏李元庆在西北边陲再次兴兵作乱,攻城略地,贼势浩大,势如破竹,请皇上速派贤臣良将火速进剿。

宋神宗  (大惊)噢?并洲一旦陷落,危及我京师安全,何人堪当重任?(众人沉默,宋神宗大怒)难道都成了哑巴。

        (官差乙急上)

官差乙  皇上,贼兵已到并洲城下,岌岌可危,速发救兵。

宋神宗  (大惊)难道让朕御驾亲征不成?

韩  琦  (挺身而出)皇上,老臣愿领兵挂帅,不灭此贼,誓不回朝。

宋神宗  (转怒为喜)朕本不想再让你受边关之苦,实在为难你也,韩爱卿领兵挂帅,定能所向披靡,贼寇望风而逃,朕无后顾之忧矣!

韩  琦  老臣深感知遇之恩,虽肝脑涂地,无可报也!

宋神宗  韩爱卿,朕封你为领兵大元帅,节制各路人马即刻挂帅出征。

韩  琦  臣遵旨。(下)

王  陶  皇上,韩琦老而昏聩,不堪重用,自占居相位以来,臣强君弱,且倚老卖老,圣上让他挂帅出征,贻误大事,悔之晚矣。

宋神宗  尚未出征竟发出这样不吉利的话来,是何居心?

王  陶  臣是在为皇上分忧。

宋神宗  朕看你是居心叵测,受何人指使?如不从实招来,定斩不饶!

王  陶  (吓得瘫痪在地)臣罪该万死!其实是受刘江之父刘王爷指使,请皇上开恩。

宋神宗  把王陶拖下去,重打五十大板,贬为庶民,驱逐京城。

       [武士押王陶下,官差急上。

官  差  皇上,贼寇荡平,并洲之围已解,百姓弹冠相庆。

宋神宗  还是韩爱卿关键时刻能为朕分忧啊!韩爱卿何在!

官  差  韩琦他……

宋神宗  (大惊)他……他怎么了。

官  差  他因操劳过度,病情加重,他让我转告皇上,他无力在位为皇上分忧了。

宋神宗  (大哭)韩——爱——卿——。

         (切光)

屏幕上显示以下内容:韩琦于1075年病逝于老家安阳,葬于安阳市殷都区,终年68岁,神宗闻之,罢朝三日。

全剧终    2018年3月21日


  • 上一个:没有了!
  • 下一个:没有了!
Copyright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by 世界韩氏恳亲会 豫ICP备16033080号后台登录
联系地址:山东省日照市太公一路2号 总谱馆及韩氏文化园地址:日照市岚山区高兴镇
联系电话:13783819766 联系QQ:704121161 微信号:sjhs336699 微信公众号:hxhszq
  • 韩门微商城
  • 个人微信号
  • 公众平台
  • 微站二维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QQ